分类为 “观点” 的文章

论 Apple 的设计哲学——从快捷键说开去

Spotlight.png

初来乍到的 Mac 使用者,由于受到 Windows 思维影响,多会认为 Command 和 Control 没有必要同时存在,可以合并。果真如此?不其然。

CLI/GUI 的差别

还记得 OS X Yosemite 对快捷键默认设置的微调吗?使用习惯被打破,⌘ + Space 不复有切换输入源的功能,⌃ + Space 呼出的也不再是 Spotlight,让老用户大呼不适应。这个改动是为什么?

都知道 macOS 是基于 UNIX,而命令行界面时代,Ctrl 快捷键业已成为通用标准,比如 ⌃ + c 用于中断,⌃ + z 则是挂起;为了确保兼容性,图形界面必须另觅修饰键,否则会产生混淆,使跨界面用户无所适从。于是乎,Macintosh 开发团队便规定:命令行用 ⌃,图形对应 ⌘,两者泾渭分明, 井水不犯河水。这个做法为苹果沿用至今。

另一边厢,早期的 Windows 从 DOS 演进而来,没有专门的 Winkey,所以拿 Ctrl 来充数,比如 Ctrl + C 是复制、Crtl + Z 是撤销,如此产生一系列遗留问题,污染了人机标准,造成了不必要的困扰。

持续多个主要版本的冲突

OS X 出道之时,市场已被 Windows 所占据。⌘ + Space 出于其优越的键位,极其适合多语者的高频率使用,被设计为切换输入源的快捷键。后引入的 Spotlight 也是基于类似缘由,采用了同一组合。

如果不曾切换输入源,大概会相安无事;倘若是多语者,重度依赖它,就会产生快捷键的冲突。当时 Apple 的解决方案按先后原则,Spotlight 被安排到 ⌃ + Space,看官要晓得,这可是 GUI 的功能,摆在 CLI 的位置,明显不自洽。

展开

WWDC 的前途与命运——拐点抑是起点?

一年一度的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,随着邀请函的发出,全民竞猜也随之开始,往往猜得八九不离十。依我看,按照库克“船长”的一贯作风,不外乎是先吹嘘一番业绩,然后祭出“全新”MacBook Pro,接着推出 OS X 10.12,再来几款 Apple Watch 的新表带,以及不痛不痒的 watchOS 3.0,最后推出 tvOS 10 和 iOS 10。这实在是令人兴奋不起来。微创新不少、实质创新则欠奉,更不用说久违的 One more thing,只好感叹“少一点套路,多一点真诚”。

wwdc16.jpg

回望往昔,是什么让苹果开启了属于自己的黄金十年?是锐意进取的创业精神,是朝气蓬勃的 WWDC 2006。虽说在贾伯斯离世后,苹果曾因群龙无首而迷失方向——iPhone 5 了无新意、新版地图饱受恶评,竞争对手又虎视眈眈,三星欲在高端市场坐上头把交椅,令人不禁为苹果未来而担忧。库克采取一系列改革措施,如开辟新品类、力推扁平风,企业形象焕然一新,颓势好转、甚至中兴——iPhone 5s 叫好又叫座,iPhone 6 又因唤醒大屏需求,打破首周销量记录,整体业绩也登上一个又一个高峯,让做空者大跌眼镜。

可天下没有不散之宴席,愈多消息表明:浮华即将破灭,苹果难免落下神坛。首当其冲的是市值被 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反超 [3],其次是十年不遇的营收、利润双下滑 [4],再次是中国厂商在中低端的狙击。研究支出方面,常年不敌 [5] 另外三大矽谷巨人——微软、谷歌和亚马逊。总的来看,境况真的不容乐观。

不可否认的是,当前的全球性经济增长停滞,创新乏力是元凶,而金融危机只是遮羞布。WWDC 亮点不多的困境,是大环境造成的。然对比 Google I/O 的精彩纷呈,也不得不拷问苹果的前途和命运,今年的 WWDC,是压倒苹果的最后一根稻草,还是再造辉煌的最先一根支柱?是不思进取、得过且过,成为这家硅谷老字号就此衰落的拐点,还是不畏困难、从容应对,成为这只美利坚不死鸟再出发的起点?本文以“护城河”为线索,探讨苹果东山再起的三途径。

展开

草根的移动互联网

游弋于高大上的互联网圈,不时产生置身于硅谷的错觉。然而,中国的信息业态,远未达到那个层次,若光仰望云、不接地气,很有可能脱离群众。

京沪穗的后方,正孕育着希望。广阔的市场空间、缓慢的生活节奏、可观的人均收入、旺盛的消费欲望,都有利于三四线城市的崛起。这是最糟糕的时代,也是最美好的时代。

移动互联网的兴起,正给创业者们机会。智能手机的广泛普及,意味着使用门槛的降低,互联网将更广范围、更深层次地影响着普罗大众。互联网将颠覆各行各业。

正所谓“得屌丝者得天下”,藉此新春佳节之际,不妨走基层,与草根同行,了解用户的真实感受,发现各异的互联网世界观。

展开

关于廉价 iPhone 的新思考

iPhone 自六年前亮相以后,有关廉价 iPhone 的传闻就甚嚣尘上。最初是传“iPhone mini”,因为当时 3.5″ 屏幕已经算作超大;后来是传“iPhone light”,因为多彩 iPhone 将为品牌增添活力。随着时间日渐推移,面对竞争对手压力,库克时代的新苹果急需一款廉价产品,发动一场热核战争,不惜代价守住江山。

展开